国内|福利|资源|吧 福利|百度云|资源|微信公众号 免费|福利|资源|网盘|下载:无标题文档国内|福利|资源|吧 福利|百度云|资源|微信公众号 免费|福利|资源|网盘|下载_国内|福利|资源|吧 福利|百度云|资源|微信公众号 免费|福利|资源|网盘|下载
浙江在线-黄岩支站 
您现在的位置: 黄岩新闻网  >  橘乡文苑
摘 橘
2021-12-08 10:54 来源:今日黄岩 【进入论坛】

  采摘成熟了的橘子,在我们黄岩被简称为“摘橘”,是橘农们一年之中的大事。

  黄岩传统的橘子品种有五六个,成熟期不一,从十月下旬采摘早橘开始,到十二月中旬采摘槾橘和朱红结束,整个采摘期长达一个半月左右。眼下,正是传统的本地早橘采摘期。

  土改时期,我家也分得了一片橘园,橘子收获时节,是家里最忙时候。我家分得的橘园,远在城郊罗家汇,要走过西门外五洞桥。父母和兄长们说,摘橘时曾经带我去过,我却没有印象。因为,那时候我太小了。

  橘园自家经营了几年就入社了。我可亲的舅舅,在分得橘园后,还拼尽多年积蓄,在周边另买了几株橘树,也一并入社了。这成了我母亲与舅舅晚年常念叨的事。

  橘园入社后,家父加入了水产合作商店,大哥背着父母跑到临海报考师范,以优异成绩录取后,很少回家,家母在农业社里干过农活,摘过橘子,但因为顾及我们几个年幼的孩子,后来就不去农业社劳动了。摘橘的事,就与我家远去了。

  橘园入社后,摘橘的大农具也一同入社,家里留下了两样摘橘专用物件,成了我童年很长时期的玩具和做手工的工具。一个是橘剪。要知道,大人们是不让小孩玩剪刀的,但橘剪有点特别,它不像一般的剪刀尖尖的,而是月亮弯的,不会刺入人体,橘剪的手把上缠绕着二三层布条,太小的孩子打不开剪口,也划不着手。这橘剪锋口很硬,可以剪断小铅丝,后来就被我当作做风筝、花灯的工具。

  还有一样物件是摘橘用的小橘箩,因它与摘棉花同用,故黄岩人又称之“棉花箩”。这棉花箩是竹篾编织的,但它不同于大竹箩;它比竹篮还小一点,但比竹篮要高,圆筒型,一尺来高。棉花箩没有固定的柄,在箩口边上呈三角形系上约两尺来长的麻绳,绳头有个挂钩。摘橘时,就将棉花箩挂在橘树杈上,摘棉花时,则将棉花箩挂在摘棉花妇女围裙的腰带上。而我小时候却常常把棉花箩挂在倒转的木凳脚上,把它当作火车的“车厢”。

  自家橘园里摘橘,我已没有记忆,但摘橘对我来说,还是最熟悉不过的事了。我老家周边就是大片的橘园,每天清晨,当我打开大门,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郁郁葱葱的橘树林。深秋时节,黄澄澄的橘子挂满枝头,一阵阵橘香扑面而来,令人陶醉。

  那时候,黄岩城郊橘园连绵,就是城里稍偏地段也有成片橘园。道路狭窄,每当橘子成熟时,沉甸甸的橘果常常会碰到行人的头,但极少听说有人偷摘橘子的。这除了规章严格,民风良好以外,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橘枝既硬又韧,没有橘剪,橘子摘不下来。如果用力过大,就会折断枝杈,或者撕破橘皮,留下明显的痕迹。如果有人敢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,偷摘橘子,那就会是一个很大的耻辱。如果有人拿着橘剪去偷摘,那就会招来牢狱之处罚。

  那时候,农业社、生产队摘橘都有统一的时间,未到规定的时间,是不能开摘的。摘橘是橘农们最忙碌,也是最高兴的时候。但它也让全体黄岩人受到感染,摘橘时期似乎整个黄岩城里都沉浸在欢快之中。在我记事起,每年附近橘园里橘子开摘时,我都会跑过去看。

  摘橘时,一般都是同品种的橘树全部采摘,很少有选摘的。小的橘树,一人包干一株,大的橘树,有二三人、三四人围着摘。摘橘大都从橘树的最低部开始,逐步往上摘。社员们一人一把橘剪,一只棉花箩,先将棉花箩在橘树枝杈上挂好,然后小心翼翼地选中一个,剪一个,轻轻地放进棉花箩。摘橘时橘剪一定要贴近橘子平剪,这样剪下的橘子枝蒂平整,没有锋口,不会相互刺伤橘皮。这是摘橘的技窍,也是规矩。

  橘子采摘到人手够不着时,就要用到专用的橘凳,它是用木头做的,一丈来高,四条腿,两条腿间用木条横栓,可分开,也可合并,是介于梯子和高凳之间的用具,黄岩人对它有专门的俗称,但我想不出来用什么字可以代替,甚至连拼音也念不出,这里就叫橘凳吧。

  尽管橘树的枝条比较轫,但因枝条太细,一般是不让人上树的,所以对人手够不着的橘树顶部的橘子,都是站或坐在橘凳上采摘。这样,既保证了橘剪能稳妥地贴近橘子,也不至于损伤橘树枝条。

  摘下的橘子盛满棉花箩时,社员们会先把它轻轻地倒在黄岩人俗称“度大”的竹器里,有资深社员坐在那里分拣。摘下的橘子一般分上中下三个档次,在当时国家统购统销政策下,摘下来的橘子一般不入库,就分档次在当天卖给国家。

  橘子是黄岩的当家水果,也是黄岩的招牌,黄岩蜜橘名扬天下,这是我们黄岩人的骄傲,从小,我就对橘子有种敬畏之心。早些年,有个大师画了幅“黄岩蜜橘哭了”的漫画,我在心里气死了,后来,该大师又画了幅“黄岩蜜橘笑了”的漫画,我心里也好受些。总之,作为土生土长的黄岩人,我对于黄岩蜜橘总有不解的情结。

  摘橘一年一度,摘橘就是收获劳动成果,童年时代目睹摘橘的情景,始终在我记忆之中。

【作者】: 林允华 【编辑】:章文花
推荐阅读

高温,对于很多室内工作的人而言,或许只是一个数...【详细】

近日,北洋镇康山村的村民牟永胜,种的南瓜大丰收了...【详细】

在橘乡,“全民健身日”这天,城区的大街小巷也...【详细】

最新热点+更多
立德树人 培根铸魂 习近平为高校思政课建...
联播+|习近平反复强调这是教育的根本任务
良法善治 同心同行|2021年度法治人物——...
打通基层治理“最后一公里” 院桥派出所推...
全民学宪法
上垟乡开展“八一”建军节慰问活动
2021-12-08 黄岩新闻
城南派出所:实字当头全力推进禁毒工作新局面
禁毒宣传进文化礼堂
夯实基层党建的“地基”
【浙江日报】黄岩力推人才工作高质量发展
关于“视频新闻”无法访问的情况说明
山东省泰安市党政考察团来我区考察
黄岩区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:浙新办【2008】34号 浙ICP备08109618号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6-84765071
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© 黄岩新闻网版权所有 . 保留所有权利
百度